九杏

【刀剑乱舞】我就是想随便开个脑洞3(下)

·男审注意
·审神者万能但不受控制(迷之设定)
·无逻辑流水账
·重复刀剑不能显现设定
·欧洲本丸

进里屋目的很明确。审神者找到了端正坐姿正坐在矮桌前的一期一振。

一期一振正在发愣。准确的来说,是盯着左手掌心跳动着的蓝色和橙色的两撮火焰出神。

审神者斟酌了会儿,出声打招呼。回应他的,是一如既往的温润笑容:“主殿。”

“一期,出现这种情况,我很抱歉。”审神者语死早,盯着一期的金眸憋出一句,“你弟弟们还好吧?”

“主殿您不需要道歉。刚才我已经询问过弟弟们的状况了,正准备整理向您汇报。”

“……那一期你呢?”

直来直去是审神者的作风,虽然看着像情商低的表现。

“我的话,”一期一振再次看向手心的火焰,笑容却是加深了些,“……请主殿相信在这个本丸的大家,更要相信自己。”

审神者一愣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释然的一笑,一掌拍在一期一振背上:“走!去开会。”

——大广间——

“让大家聚集在这里,想必很多人已经了解是什么原因了。我这次能力失控的结果是大家获得了点燃死气之火的能力。接下来我会对死气之火设定进行初步的说明,统计受影响的人数和差异,并评估出现的差异对现象的影响。

……

“对于出现这种情况,我表示诚挚的歉意。希望大家不要惊慌,有任何情况务必告知,我会竭尽全力解决。”

讲话结束,一片迷之安静。

……

噗嗤一声,不知道是谁先笑出了声。

“我看你是想太多了啦!大家早就被主人你的奇葩能力弄习惯了,事到如今会惊慌失措的基本不存在。”加州清光晃着手指上的小火苗首先开口道。

“清光说的对,主人不必太担心我们的。”

“毕竟已经经历了很多更加奇怪的事情,这样的反而惊吓度不够了。”

“力力力,这也是一种修行!”

“主人您这么深沉都不像您的作风啊。”

……

审神者望着大家感动得不行。

本来就想这么个恶搞同人里怎么会出现这么致郁的桥段,自己一个逗比【划掉】审神者还要搞得那么严肃。

刚才堵心的愧疚在大家的调笑中慢慢散去,审神者一拍大腿:“今天晚上开烧烤大会啊!还要放烟花!”死气之火要物尽其用(???)。

小短裤们(σ゚∀゚)σ哇的欢呼起来。大家很快分好组,分头准备起来。

今晚是狂欢夜!

审神者也兴致很高的和大家一起布置会场,看着骨喰和鲶尾手拉手把食材搬到自己摆好的烧烤架子前,随口一问:“你们这么手拉着手不会不方便吗?”

“啊?不会啊,挺好的。主人也要跟我们拉手吗?”鲶尾晃着自己和骨喰握着的手,把自己另一只燃着蓝色火炎还有丝丝电花的手伸到审神者面前,一脸天真无邪无辜的表情。

审神者认真地思考,慎重地拒绝。他指了鲶尾的手和骨喰垂在身旁燃着紫色火焰的手:“这东西我想是可以控制的,你们看看能不能掌握技巧。”

两刀同时眼神一亮。

“好,那我们会考虑方法的!主人也要帮忙!”鲶尾说着就要拉审神者。

“兄弟,手上。”骨喰及时制止鲶尾把审神者衣服烧个窟窿的行为。

“主人,那我们继续去帮忙了。”

“哦。”审神者一脸懵逼向黑白双子的背影挥挥手,串食材的同时从盘里捞出个小番茄扔嘴里。

毕竟人多,准备的挺快。天还没黑中庭就摆好了长长的两排烧烤架子和桌椅,挂树上的灯笼还没点亮,但看着已经很有气氛了。

审神者从桌上挑了瓶梅酒,正打算倒自己杯子里,一只手伸过来夺走了酒瓶。

“主人你昨天刚喝了那么多,今天不能再喝了。”说着递了杯橙汁过来。

“药研,”审神者可怜巴巴的。那梅子酒是他最喜欢的,平时都买不到喝的可省,今天拿出来乐乐的,“昨天灌的二锅头,今天不一样……”

药研完全没把酒瓶子还回来的打算,只是自顾自的帮弟弟们倒橙汁:“你今天还喝的话,今晚那碗醒酒汤我盯着你喝。”

审神者马上闭嘴🤐

举杯示意烧烤大会正式开始。随着干杯!审神者和小短裤冲过去霸占了一半的烧烤架。

“诶!谁来试试点个火!来来来,今剑上!”

“好,主樣~看我fire!”今剑挥手燃起橙色带金光的火焰,刷一下点燃烧烤架里的木炭。

“哦哦哦!成功啦!”

“耶!烧烤开始!!!”

“主人我想先烤那个~”

……

审神者问今剑:“今剑你好像已经学会怎么用死气之火了啊?”

“嘿嘿,我和岩融特训了哦!”

“厉害厉害……”

话说这刀男们大空属性的还真多,果然都是有名有势的人拥有的刀剑。自己就是没这种主角命,刚才带了个戒指试试,结果是靛青雾属性的。

审神者边想着边分食材,大炫烧烤大队长的手艺。要知道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聚会烧烤都是我来上!小短裤们吃得津津有味,也渐渐聚过来其他人。

突然灵机一动,审神者拉上笑面青江到一旁商量几句,两人不约而同露出了诡异的笑容。

酒足饭饱,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,青江站到台前:“大家,主人最后给大家准备了惊喜,想看吗?”

“想!”

“别卖关子了!”

青江和审神者对视一眼,同时燃起了靛青火焰。

视野突然模糊,在飘散的青烟中一座古堡显现出来。这古老静谧的建筑没有一丝灯光,唯一的照明就是悬在头顶的一轮超大的月亮。黑暗中隐约看到古堡后面的墓地和山峦,气氛十分诡异。

妈呀,这俩搞什么?!鬼故事吗?

“啊!亮了!”太鼓钟贞宗指着突然亮起来的一扇落地窗。

紧接着,一扇又一扇窗亮起,周围渐渐变得明亮,古堡也越来越清晰。最后一扇琉璃窗亮起,古堡顶的大钟敲了四下。只听biu的声响,一个光点升空,在天空炸开了一朵绚烂的烟花。

审神者满意地看着自己用死气之火放的烟花,觉得这火真好用。

青江也随后放了几个烟花,大家开心的围上来问怎么放。然后,天上多了好多各色各样的烟花,啥形状的都有。

貌似放烟花这个活动很受大家欢迎。

审神者望着被烟花覆盖的天空,开心地笑了。他注意不到自己耳朵上的耳钉发着温暖的橙色光芒。

在这个本丸的大家都知道,他们的审神者虽然有奇葩的能力,还总是控制不住,但永远不会伤到在这个本丸里的,任何属于他的家人。

一期一振微笑着放出他的花火。



小剧场:

为什么骨喰和鲶尾会牵着手?

骨喰想安慰鲶尾,鲶尾想安慰骨喰。

骨喰以为鲶尾在寻求安慰,鲶尾以为骨喰他需要安慰。

然后牵手成功( ͡° ͜ʖ ͡°)

【刀剑乱舞】我就是想随便开个脑洞3(上)

太久没更,而且似乎写太长了只好截俩段。
不过反正没什么人看,自娱自乐……轻喷

·男审注意
·审神者万能但不受控制(迷之设定)
·无逻辑流水账
·重复刀剑不能显现设定
·欧洲本丸

审神者和小狐丸拼酒输了。

本丸里能喝的真的很多。审神者自认为酒量还是挺不错的,然而在这里被这帮家伙灌得怀疑人生。

然后现在,坐在廊下拿着木梳子给小狐丸顺毛的人,宿醉的头有点疼。

烛台切准备了加甘蓝的混合果汁和蜂蜜烤厚薄饼,说是能稍微缓解一下。毕竟审神者极力抗拒喝药研煮的中药汤,不是怕苦,是受不了那味儿。

小狐丸十分享受的样子,狐耳一样的头发晃了晃,从审神者烤薄饼的碗里顺了块苹果。

拿着木梳子的审神者很郁闷。小狐丸的头发很顺,感觉被打理的很好,真没什么必要再让自己帮着顺毛。但这家伙还是下赌注,嘛,愿赌服输。

“主樣,小狐的毛发很不错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不止一次想吐槽这家伙对头发的形容。

“但是最近会掉毛,让我很困扰。”

“掉头发很正常。吃好睡好休息好,没啥烦心事儿的话就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小狐丸用竹签挑了块烤薄饼,作势要喂给后头兢兢业业顺毛的审神者。结果爪子被拍回去,只好塞进自己嘴里。

喂什么喂,娘儿们兮兮的!

“不过,掉头发啊……如果有简单的生发剂的话就很方便啊。之前用的霸○防脱发也没什么用。”

“如果有这种神奇的药水,请主樣也介绍给小狐吧。”

“生发剂没有像银仙里面那么容易见效的啊,其他还有哪里有生发剂来着……”

“记得银魂脱发那集里有过特效生发剂来着,不过片场不同那种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。而且那是单集设定不是日常设定,小将还吃过没生发剂的亏。如果说日常设定,长期有效的……”

“隔壁老片场里面叫桔梗的,用火变了老多‘头发’出来,虽然那头发有点恶趣味……那个片场的火很给力,啥效果都有。有个跟你声音很像的,能用火变出一大堆刺猬来着……”

感觉审神者的脑洞开始跑偏,手上的动作也渐渐停下来。熟知他习惯的小狐丸默默挪一下地方,把烤薄饼和果汁挪到他手边,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旁边继续听。

随意听着,小狐丸视线往走廊尽头飘去。莺丸三日月和石切丸坐在那里喝茶晒太阳,而三日月摆在茶杯底下的手发着橙色的光。

嗯?

小狐丸观察了一会儿,拍拍审神者,用手指着那里问:“主樣,你看三日月殿那是在做什么?”

审神者收了收脑洞,视线也飘过去,然后发现脑洞又堵不住了……

如果我没看错的话:三日月宗近是在玩火!(字面意思)

看着带着某冰菓女主“我很好奇”的亮晶晶眼神的汉子,三日月抬了抬茶盏:“主殿也要一起喝茶吗?”

“三日月,你那是在做什么?”审神者指着三日月还放在茶盏底下发光的手问。

“哈哈哈,我这是在热茶呢。这样就不会凉了不是吗?”

审神者盯着那个怎么看怎么像隔壁的死气之火的橙色火焰:这还是大空属性啊!

“刚才三日月殿手上突然冒出火来了呢,然后发现没什么伤害就这样放置了。”莺丸淡定地喝了一口茶,今天的茶叶很不错。

“你们适应度太高了吧……”审神者扶额。

“嘛,细小的事情不用在意。”

想起隔壁点火要戒指这种媒介。但刀男本身就是刀剑,可能就没了这个顾虑。

聊着聊着,送追加的点心的烛台切光忠进入了审神者视野。但真正吸引让审神者注意的,是烛台切头上俩双叶上闪着的绿色电弧。

突然意识到什么的审神者有点难以开口。

这时候,压切长谷部夹着文件像是来找审神者汇报。他把文件尽力避开燃着红色火焰的右手,看见烛台切光忠头上的电弧:“烛台切光忠,你身上也发生了这个现象吗?”

“嗯,是的呢。不过见没什么影响也就没去管它。果然……看起来很奇怪吗?”

“真的对不起,光忠。这估计又是我搞出来的。”审神者对着这可靠的老一队队长道歉,一直以来也是给他添了不少麻烦,“这事有点不好办,还得跟大家沟通一下。hsb君能帮我把大家集合到大广间吗?

“是。”

“……光忠,真的没关系吗?”最后一句感觉弱弱的,心虚的审神者平日自诩两米八的气场(不存在的)都变成了零点八。

烛台切光忠微笑着将手上的茶点摆好,抬头对审神者道:“总是在意这种事的话就不够帅气了呢。倒是hsb君没问题吗?”

“我hsb为了主,刀山火海,在所不辞!怎么会害怕这小小的火苗?”

看着两人没有一丝阴霾的脸,审神者吊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。他对周围交代了一下,径直走向里屋。

TBC

【梦间集】

为了全职回坑的我

70级之前一个五花没有,跟倚天相依为命

71级开始突然转运?!

妈呀,现在85级6个五花,光是这次活动就3个

做个记录缓缓ヽ(゚Д゚)ノ

【刀剑乱舞】我就是想随便开个脑洞2

·男审注意
·审神者万能但不受控制(迷之设定)
·无逻辑流水账
·重复刀剑不能显现设定
·欧洲本丸

审神者只是带着老年人去山里散步。

看着这帮无事可做的老年人天天坐在廊下喝茶养老,审神者怀疑地瞅瞅他们放在一边的本体。虽然知道这帮大佬们绝不会生锈或变钝,但作为刀剑老是这样放着总觉得有点……

偶尔也得出去溜溜。

然后就变成了厚樫山散步队。全员安满金蛋蛋,马也不骑就这么传送到五图。

散步还骑马,搞笑么。

莹总还是那么凶猛,“诶”一声砍瓜切菜似的干倒刚从树丛探出头来的溯行军。祖宗仗着身形小,速度也是飞起,而小龙和莺丸在那里淡定补刀。

看着窝在自己旁边的三日月,审神者塞了他一个光忠特制烤地瓜:“我的确是带你们散步来的,但您老也不能真只散步啊。”

“哈哈哈,只是我没他们跑得快而已。”三日月掰开地瓜,摆在那里凉着。

骗谁呢?

审神者啃完手上的地瓜🍠,开始摸来摸去找纸:“说起来石切丸呢?不是一起过来的,怎么没见着他?”

“嗯,石切丸的话在后面,马上就到了。”三日月也开始帮着审神者找纸,只不过业务不精,反而是越帮越忙。

审神者往后面望了望,的确看见一个绿色小点向这里移动。突然后悔都不配马了,至少应该给石切丸安上一匹的……

审神者将自己黏糊糊的双手往一旁树皮上擦了擦,目光转回轻而易举弄倒溯行军的队伍:“真心羡慕你们这种能武的,如果我也会剑道就好了。”

作为一个憧憬刀剑的男人,谁没幻想过手握这些个名刀在战场上厮杀的感觉。

“主殿想学的话肯定有很多人愿意教你的。”三日月慢慢吃完地瓜,想学审神者树皮擦手,被好不容易追上他们的石切丸制止,用上了石切丸自带的手巾。

审神者知道三日月一定是看出来自己没有真心想学剑道的意思,就是随便说说:“如果是像被萌妹子当召唤兽召唤到异星球,弄个刚达鲁夫称号,变得啥武器都能用简直是理想。”

“业精于勤,光是依赖外物,神明也不会那么轻易给予加护的呢。主殿还是专心主职吧。”

“哈哈哈,但也是很有趣的想法不是吗?”

“还有也用灵力的那个隔壁片场,不是也有跟你们差不多的刀灵吗?人家用刀能放技能啊,灵压能杀人啊,还有鬼道这样便利的技能什么的……”审神者脑子开始打洞。

打完溯行军的一行人聚集过来,来围观审神者的脑洞。

“的确有点意思。”

“放技能吗?听翻墙回来的隔壁审神者家刀说过极化刀剑的确有特殊属性加成。”

“什么什么?那我也能放技能吗?”

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就热闹起来的话题,审神者拍拍屁股站起来,一指远处往这里探过来的溯行军:“好了,不说了,再逛会儿就回去了。”

“好……”话音中断,审神者就听见啪啦啪啦几声,然后一片寂静。

回头看见六把刀剑掉在地上,滚了一地的金蛋蛋。

一时无言,审神者觉得自己真的好棒棒哦。

溯行军暂时还没有注意到他。审神者认命地解下自己的外套开始装金蛋蛋。然而当他左手刚碰到,手背上蓝光一闪,金蛋蛋消失了。

“我!……我的蛋!”审神者惊恐状,马上翻出移动端。

嗯?金蛋蛋总量没少啊?

找了半天,结果发现就在审神者ID后面多了个精锐兵标志。这是装备上了。感觉发现了新大陆的审神者一个接一个捡地上的金蛋蛋,结果无一例外地消失变成了自己ID后面的标签。

看着自己后面一排的金色,审神者觉得自己是百花(误)。

趁着溯行军还没有发现,审神者打算溜得远一点直接传送回本丸。

好了,没发现。还没发现。就这样……

人觉得没问题的时候最容易出问题。

天空被撕裂一个大口,刚才还在晃悠的溯行军被无情斩杀。

我TM……KBC48!

审神者觉得自己真的太棒棒了……

不管什么隐藏了,审神者拔腿就跑。99级检非切他就跟切菜一样。

然而,检非违使的机动比上没马的审神者,要轻易逃离还是想太多了。而且,抱着六把太刀大太刀,审神者就算有装备也是很吃力。

“主殿,请使用我吧。”

突兀的在脑里响起的声音。哇,这台词似曾相识。

三日月的声音把思绪又飞了的审神者拉回来:“主殿能装备刀装,那应该也能使用刀剑。我们现在这个姿态无法保护主殿,请一定要小心。”

三日月这时候也不慌张,但是审神者能从他话中听出慎重和一丝关心:“三日月,我可以相信你吧?”

“是的,主殿。”

疾跑速度一停,审神者毅然面对检非违使。他举起三日月宗近,左手手背发出蓝光,大喊:

“卍解!”

……

……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审神者转身就跑:“爷爷爷爷,你说了可以相信你的!”

“哈哈,老头子不懂你说的卍解什么意思。”

“那你会什么?!月牙天冲吗?就活击时候biu的那个差不多的。”

“唔麽,我试试。”

审神者再次面对检非,摆出攻击姿势。等他们接近的差不多,暴起,挥刀就斩。

两行新月划过,在空中印出三日月刀纹。

“三日月……我晚饭叫烛台切给你加个鸡腿。”

【刀剑乱舞】我就是想随便开个脑洞1

·男审注意
·审神者万能但不受控制(迷之设定)
·无逻辑流水账
·重复刀剑不能显现设定
·欧洲本丸

看着hsb忙里忙外,还要帮自己处理文件,审神者有些心虚。

的确要不是hsb机动战士一般的速度,这么大个本丸那么多事情,哪能全部都照顾到。更何况本丸还有不少搞事主义分子。就算是那样的hsb,也是精疲力竭。

拿起烛台切送来的草饼塞嘴里,审神者向捧着茶的莺丸道:“动漫里总有些便利的技能啊。”

“主上指的是什么?”莺丸喝了口热茶。

“你想啊,某人篮球挡防能弄出残影这种的。”

“那就是表现手法吧,”莺丸伸手向碗里最后一个草饼而去,“又不是真的多出那么多人。”

审神者爆手速赶在莺丸之前抢到了草饼。

“那如果真的有影分身呢?某动漫原男主就在用多重影分身过着社畜生活。”

莺丸遗憾地收手,漫不经心:“哦,那的确方便。”

“hsb如果会多重影分身也许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这么拼了吧……”

“主!您喊我吗?”hsb闪现。

审神者手一抖,差点泼了莺丸一身茶水:“啊……不是,你忙去吧。”

“是,主。如果有什么需要,尽管吩咐。我长谷部,无论主在何处都会立刻赶来!”

“嗯,好的,我会叫你的。现在就先去干别的吧。”

然而,hsb并没有准备离开的样子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hsb君?你还有什么要事吗?”

“主,其他忙的事我让分身去做了。我就留在这里等您吩咐。”

“这样……不是!什么分身?!”

“刚才突然出现的十几个我的分身,我也不清楚情况。姑且让他们帮忙工作,结果发现跟我自己的效率和质量一模一样,就决定让他们分头行动了。”

审神者对此不想发表意见,并喝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。

hsb见审神者的杯子完全不冒热气,急忙道:“主,我马上帮您换一杯热的茶!”

审神者刚想拒绝,hsb已经风一般地离去。

“那样的再多十几个是怎样的感觉……”

莺丸还是淡定地喝自己的茶:“马上就知道。”

视野中突然划过一道白色,审神者看清了那是鹤丸。熊孩子鹤球撒丫子跑的飞快,神庙逃亡者一般翻着各种障碍物。审神者觉得是不错的喝茶余兴。

从转角处冲出两道黑影,气势汹汹向鹤丸扑过去。审神者一直在思考这跟博尔特的速度比起来怎么样,毕竟自己没有亲眼见过。

隔壁好像也有什么动静,听到爱染“国行!”的叫声,和重物落地的声音。审神者探探头,就看见了个被拉着后领的身影,被拖着往田里走。

妈耶,田里好像还有几个在干活的。

那热茶的hsb已经回来了,顺便跟着另两个抱着文件的。

“主!这两天的报告写好了,之后一个星期的计划和排班也弄出来了,请您过目。”说着将一大叠资料摆在审神者面前。

“有关搁置的改建工程,我还想跟主再讨论一下……”

“还有万屋补给的调配和清单,计划在这里……”

……

审神者接过茶,45度望天:“本性?”

“本性。”莺丸拿起烛台切又送来的草饼,塞进嘴里。

我:爷爷你爱我吗?

三明:轻骑兵·新春

我:那爷爷你之前是故意不给我小龙吗?

三明:轻步兵·上

我:爷爷你之后还会给我五花吗?

三明:轻骑兵·新春

我:爷爷你最好了!

三明:轻骑兵·中

……什么意思(T▽T)

活动还剩没几天,求奶资源点……

如果能提示一下资源点都有什么就更感激了(T▽T)

只能说666 了,奇迹般的

6-4开局3检非,1普通队,再3检非,2普通队……

我就是开短刀队来猎检非的,本来没打算打到boss。但这实在是太戏剧化了,默默打完全程……

突然沉迷咪酱,无法自拔Orz

厚樫山7步里5步检非(不算资源),我是不是该举报ヽ(゚Д゚)ノ